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

中国消费者协会主办

2021-01-10

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引导消费者合理消费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消费•电商
黯然离场前 全时在京迎来“高光”时刻
2020-05-14 08:52 本文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作者:王小月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 5月12日,在北京望京悠乐汇全时便利店门外,不少消费者已排成一字长龙,“楼下的全时终于迎来了开业以来的高光时刻。”在附近写字楼工作的刘思雨说。


5月12日,北京望京悠乐汇全时便利店前排起长队。 资料图片

  OurHours全时便利店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5月20日24时将停止营业。直营门店全场商品进行6折销售(不含香烟、卡购产品),在有效期内且储值卡内尚有未消费余额的,于2020年5月21日前到直营门店使用。《中国消费者报》致电多家全时北京门店,大多显示电话已停机或为空号状态。其中,全时首经贸地铁站店前店长称,自己已于一个月前离职,网传信息均属实,该店为直营门店,退储值卡可在微信公众号或门店办理。

  作为老牌本土便利店品牌,全时便利店曾被称为“最像7-11的本土便利店”,其扩张速度十分迅猛,在中国西南、华南、华中、华东、华北五大区域都有布局。

  2017年,全时曾推出“百城百万”计划,即投资百亿元,于五年内进驻100个城市,覆盖100万个终端。迅速开店的策略使得全时很快就在北京市场站稳了脚跟。2017年,全时超越拥有260家门店的好邻居便利店和开出236家门店的7-11,以360家门店的数量坐稳北京便利店的“头把交椅”。

  2018年11月,当时的全时母公司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被爆出P2P爆雷事件,导致全时的资金链出现问题。2019年2月,全时选择了分拆出售,其中北京、天津、成都归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山海蓝图),华东、重庆归罗森便利店。

  然而,仅一年多时间,“易主”也未改变全时的命运。

  基础性支撑的全线告急,让连锁经营行业发展举步维艰。

  去年,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便利店景气指数报告》显示,2018年,46%的门店店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店租的上涨对于门店的可持续运营带来了极大的威胁。在门店用工费用方面,2018年56.3%的门店用工费用小幅上涨,17.1%的门店用工费用出现了大幅上涨,而用工费用的上升,会进一步挤压盈利空间,加大门店运营的压力。

  而更不容乐观的是,在人才储备方面出了问题。早在2018年,多数便利店企业即对此表示担忧,而进入2019年后,这一情况未见好转,并显示出愈发紧缺状态。今年一季度至今,由于疫情影响,人才储备问题持续呈现不尽如人意局面。

  对于全时“败北”原因,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采访时认为,接盘投资人山海蓝图只看到全时拥有大量店铺渠道,但便利店的运营成本同样很高,受疫情影响,面临的压力会更大。便利店需要精细化运营,虽然政府给予补贴,但便利店对租金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拓店积极性高,但对拓店成本没有精细化计算,会使企业很难盈利。投资人对便利店发展困难没有充分准备,大量投钱,看不到明确的战略规划思想。

  赖阳表示,这些年北京市给予便利店很多政策支持,但便利店对技术要求很高,虽然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但如果没有精细化运营也难以为继。

  赖阳认为,加盟商管理较难,不少做起来就会走形,很多便利店不敢轻易放开,而自营运营成本居高不下,这也是困扰大多数便利店的问题。全时虽然学习了7-11模式,但7-11在鲜食研发投入是有资本积累的,全时显然在这方面存在一定差异。

  90后消费者胡婷婷对《中国消费者报》说,7-11的饭团是她的最爱,近期的新品特浓感布丁性价比很高,每当新品上市总会去买来尝鲜。

  同样,罗森自2017年在南京开出首家泰迪熊主题店后,受到不少年轻消费者好评,此后陆续在宁波、天津又开出主题店。

  很明显,除标品外,便利店的特色鲜食乃至不同于传统便利店的个性化设置都对吸引客流有很大促进作用。“便利店主要是便利为主,实际上便利店发展在鲜食规划上要有自己的特色,现在很多便利店找同样的供应商做成盒饭,吸引力就弱了。”赖阳认为,便利店在保证品质的同时,也要做得更时尚,要有自己独特来源的供应链品牌、设计和商品,让消费者有感受时尚的体验。(王小月)

责任编辑:倪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