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再度让“如何对待知假买假”这个老问题成为舆论焦点。为了推动公众更准确地理解把握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立法原意,更全面客观地认识知假买假对市场秩序和消费环境所带来的影响,中国消费网特推出相关专题,我们将选择刊出各方人士有代表性的意见和观点,将报道不断推向深入。

系列报道一:

重庆高院发文限制知假买假,你怎么看

如何看待《解答》所提出的“知假买假有违诚信原则,不支持惩罚性赔偿”的观点,各方人士有不同观点,有人认为这不符合惩罚性赔偿“扩容”的大方向,大趋势 ;有人认为知假买假确实有违民法中的诚信原则;也有人认为这一观点虽然合法,但导向性错误。不同的观点、意见的交锋,反映出了“知假买假索赔”这一行为的复杂性与特殊性。

限制知假买假索赔是逆势之举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会长 何山

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发展趋势是适用范围更加广泛,从原本欺诈才需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扩展到产品质量问题也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通过扩大适用范围,更加严厉的惩罚性赔偿,增加市场主体的违法成本,而不是限制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这是一个大的趋势。[详细]

《解答》合法但导向有问题

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原副所长 曹三明

《解答》的导向性是,除了最高法司法解释之外的知假买假请求惩罚性赔偿的行为,法院不予支持。这将除了食品、药品之外的其他消费领域知假买假行为都排除出了法院支持范围,对于这些领域通过知假买假打击经营者欺诈是不利的。[详细]

用“不诚信”拒赔没说服力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蒋苏华

以“不诚信”作为“知假买假不适用惩罚性赔偿”的理由,过于抽象。法律对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条件是有明确规定的。如果要对不适用惩罚性赔偿条款的行为进行豁免,也应该基于法律条款来设置豁免条件,进行明确的阐述和分析,才是令人信服的。[详细]

知假买假符合社会公益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刘俊海

知假买假这一行为的“打假”,实际上是从这一行为所产生的客观社会效果来说的,而这种社会效果是包括专门打假机关、消费者、新闻媒体等在内的社会公众力量团结奋斗的结果。它既可以提高维权者的维权收益,又可以打击假冒伪劣,还可增进社会公益。[详细]

保护知假买假 违背诚信原则

烟台大学原校长、山东大学教授 郭明瑞

保护知假买假确实能给售卖假货者以打击,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确定一种行为是否应受保护,不能仅从其受保护有一定合理性或有一定积极意义就下定论。保护知假买假有积极意义的一面,但也有不利的一面,其最主要的危害就是它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详细]

地方法院无权出台司法解释性质的文件

知假买假者 邢志红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9日发布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这一司法解释已经从法律层面明确知假买假者的身份,确认其具有消费者主体资格,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重庆市高院发布的《解答》虽然不叫指导意见、规定,但无疑具有司法解释的性质,而依据两高的这一通知,地方法院无权制定这种具有司法解释性质的文件。[详细]

相关链接:

最高法两年前就表态

知假买假受法律保护

2014年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法新闻发言人表示,第三条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知假买假行为不影响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通常情况下的购物者应当认定为消费者,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确认其具有消费者主体资格,对于打击无良商家,维护消费者权益具有积极意义,有利于净化食品、药品市场环境。最高法指出,之所以将知假买假者列入法律的保护范围,主要是考虑知假买假者虽然主观上是为了牟利,但客观上确有净化市场的效果。全文】

系列报道二:

知假买假该不该被限制

在关于“知假买假是否不诚信”的争议中,支持者多肯定其对打击假冒伪劣、净化市场的作用。而反对者多认为,知假买假虽然在客观上确实有打击假冒伪劣和欺诈行为的正面效果,但是其手段却存在诸多争议,如违反了“禁止反言”和“禁止恶意抗辩”的原则,因此是不诚信的,实质上是以暴制暴,只重视目的的正当性却违反了手段的正当性;因此应对知假买假有所限制。

应区别对待知假买假和职业索赔

南京市工商局副局长 黄明春

严格地说,经常讲的职业打假人应该被称为职业索赔人,不应该被视为正常的消费者,而是以营利为目的。如果说,普通消费者受到《消法》等法律惩罚性赔偿条款的激励,消费后发现所购商品是假货于是要求惩罚性赔偿,甚至故意知假买假,这都可以理解,但普通消费者个体的知假买假行为和以此为业的职业索赔在行为上是有差别的。[详细]

疑假买假不应被限制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刘俊海

所谓的知假买假,其实应该叫疑假买假。不可否认,一些知假买假的人为了获得利益,确实存在不当行为,如藏匿商品待其过期后进行索赔,甚至偷梁换柱后索赔,这些行为确实是违法的,但毕竟是个例。对这些违法行为,应该依法进行打击,但将其扩大化,认为所有的疑假买假都不诚信,应该进行限制,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详细]

打假不能以破坏诚信为代价

沈阳市工商局法制处处长 杨威

在实践中,大多数知假买假者的最终目的不是打假,而仅是通过索赔而获利。他们选择的方式往往是与经营者私了,相关的职能部门和媒体,也不过是其用来威吓经营者或者在其私了不成的时候才使用的武器。因此,这种所谓的“打假”,究竟能产生多大的社会效益呢?其中产生的经济利益也只是装入了知假买假者的口袋,不能很好地起到警示经营者、提示消费者的作用。[详细]

职业索赔是否适用《消法》保护值得商榷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朱巍

《消法》的立法本意和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在市场上处于弱势地位的消费者的利益。而知假买假这种行为不应该依据《消法》进行鼓励。因为这一行为目的不是为了生活消费,而是为了获得赔偿,实际上是一种经营行为。《消法》是否还应该将他们纳入保护,这是值得商榷的。 [详细]

系列报道三:

再论知假买假对净化市场的作用

知假买假被其支持者视为群众自发参与市场监督,打击假冒伪劣的重要形式,在行政监管力量有限的背景下,是不可替代的社会共治方式。但在反对者看来,知假买假式的打假,实际上是一种群众运动式的打假,虽能在一定程度上净化市场,但也有诸多弊端,而且这种打假方式也并非不可替代。两种不同意见,依然在激烈地碰撞。

支持知假买假可能得不偿失

成都市温江区法院院长 蒋剑鸣

对社会而言,有违诚实信用的知假买假索赔与假冒伪劣和欺诈行为具有同样的危害。如果选择支持知假买假者获得惩罚性赔偿,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和欺诈行为可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但社会诚信建设会出现偏向,社会诚信体系会受到损伤,这个损失也许更大。
[详细]

不能说知假买假不诚信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孙颖

知假买假这种行为在客观上可以起到净化市场,打击制假售假者的作用,同时也能帮助行政监管部门监管市场。司法解释正是考虑到其社会效果的积极性,才支持了知假买假行为。在现代社会,首先要强调的是法制诚信和经营者诚信,如果消费者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知假买假,就不能说他不诚信。
[详细]

用两分法看知假买假

浙江省工商局法制处副处长 边宇阳

《消法》《食品安全法》大大提高了惩罚性赔偿的额度,对不法经营者产生了更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刺激了以知假买假为职业的索赔举报人队伍的扩大。所以,对于这些人,以及知假买假行为,要客观看待,要肯定其正面作用,也不能忽视其负面效应 。[详细]

知假买假并非群众参与监督唯一方式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 朱巍

发动群众参与市场治理并不等于就是知假买假。只能说,知假买假是激励群众参与的一种方式,且这种激励方式与《消法》等法律的立法理念有冲突,用《消法》保护知假买假,其实是适用错了法律,从长远来看,对消费者保护也是不利的。[详细]

系列报道四:

买假索赔是不是消费者参与社会共治的最佳途径

围绕着知假买假引发的争议,有观点提出应加大行政执法力度打击假冒伪劣,或者设计更合理的奖励制度,比如有奖举报制度。但也有不同的观点认为,知假买假所起的鼓励群众参与市场治理作用不可忽视,有奖举报制度并不完美,其负面作用同样不容忽视。

应客观评价现有激励机制

上海市工商局法制处副处长 徐敏韬

对知假买假者的惩罚性赔偿,不仅可以监督经营者合法经营,而且能够填补监管部门执法空白,强化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力度。但从现实情况看,知假买假索赔行为的负面效应也不容忽视:知假买假行为客观上固然有积极的一面,但其负面影响不容忽视。在社会共治成为趋势的背景下,既要创新、优化激励机制引入社会力量,同样也需要客观评估如惩罚性赔偿之类现有激励机制,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优化调整。[详细]

不必苛求维权一方道德完美

海南省工商局法制处处长 赵卫

从一些司法解释的逻辑和取向看,知假买假都是在增加造假售假的违法成本,加大打击力度,而不是苛求消费维权一方道德上的完美。在目前假货泛滥、打假形势极其严峻的情况下,不把矛头对准制假售假护假者反而用道德的高标准去苛责消费维权者,从维护广大消费者利益的角度看,这种糊涂的观点是不应该得到支持的。[详细]

有奖举报制度也应反思

江苏省工商局法制处副处长 张劲春

政府部门出台虚假广告有奖举报制度的本意是动员群众的力量,覆盖到行政监管力量没有达到的角落,但是如果举报多是已被监管部门发现、已经进入责令改正或者处罚程序的虚假广告,那么这一制度的设立初衷就没有得到实现,而且还带来行政资源的浪费。[详细]

有奖举报未必能够取代买假索赔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孙颖

政府对举报者进行奖励,来代替知假买假获得赔偿的激励方式,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行政资源和司法资源不足的问题,也达到了动员群众力量,社会共治的目的,但这种办法也会有其他问题。[详细]

系列报道五:

根治制假售假 守规则与讲诚信不可偏废

不可否认的是,“诚信”属于道德范畴,而对于治理市场、净化市场而言,守法律、讲规则更加重要。

买假索赔不符合现代法治理念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教授 李仁玉

现代法治理论强调效果正当性和手段正当性的统一。知假买假行为虽是法律上的自力救济方式,但违反了诚实信用这一民法中的“帝王规则”,不具有道德含金量,不符合法律与道德相一致的法理要求。[详细]

若天下无假又何惧知假买假

消费者 张晓红

没有制假售假,何来知假买假?倘若“天下无假”,又何惧知假买假?对于知假买假,某些不良商家当然是反对的,但普通消费者是支持的。若知假买假不诚信这一理念成立,将不利于打击假冒伪劣、净化市场。 知假买假也许主观上有逐利动机,但客观上是正义行为。[详细]

应高标准要求经营者而非消费者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会长 何山

知假买假这种行为,应该是我国市场经济体制和法律体制发展的阶段性产物,也许随着市场自我净化机制和监管机制的完善,它最终会消失。但在此过程中,应该更多的用法律去约束包括经营者和消费者在内的市场主体的行为,而不是对消费者片面提出更高的道德要求。[详细]

知假买假的打假效果是显见的

2015年度最美消费维权人物提名获得者 刘殿林

知假买假是一种群众参与市场治理、协同共治的良好方式,它不仅不违反诚信道德,反而能成为协助政府机关打击假冒伪劣、治理市场的好助手。[详细]

结束语:

在法治的框架内求同存异

近一个月来,有关知假买假的话题再次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事实上,自从21年前《中国消费者报》最先最深入最系统报道王海现象以来,有关知假买假的争议就一直存在。真理总是越辩越明。我们欣喜地看到,在社会共治消费环境、齐抓共管消费维权的大背景下,通过理念的创新、法律的完善、实践的磨砺以及不同观点的激烈交锋,有关知假买假,我们达成的共识已经越来越多。本组系列报道到此结束,但有关知假买假索赔话题的探讨和交流并没有结束。欢迎各界人士继续关注这一话题,并踊跃提供精彩观点和相关案例。我们相信,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年代,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事业社会共治的各方参与者,一定能在法治的框架内进一步找准自身定位,明晰自身职责,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为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