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网首页 | 中国消费者情绪指数 | 投诉吧 | 比较吧 | 点评吧 | 电子报纸
首页 > 新闻 > 直销 > 打击传销
老牌组织死灰复燃 揭秘北派传销“蝶贝蕾” 2017-08-09 15: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青 ︳ 我要分享

谢正军/图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 7月14日,求职大学生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水坑中被发现。某反传销组织的QQ群成员何凯自称,在距离广场3公里的上山三里村超市后面的平房里见到过李文星。何凯说,那是一个属于“蝶贝蕾”传销组织的窝点,他和李文星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

  根据静海公安的消息,就在李文星尸体被发现8天前,静海公安在多部门配合下,抓获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高层人员7名、传销骨干人员25名,遣返传销参与者数百人,缴获、冻结赃款100余万元。

  据专案组介绍,“蝶贝蕾”传销组织规模庞大,等级分化分工明确,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参与传销人员达7000余人次。其中,在静海及周边地区发展传销人员就达1600余人。

  “这是一个老牌的传销组织,虽然2006年被打击了,但其各地的分支还在,还是很猖獗。”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带领的民间反传销组织告诉笔者,在2006年就从“蝶贝蕾”传销组织解救过受骗人员。

  京津冀反传销救助中心的负责人王明在静海区生活了20多年,他曾特别强调,“静海属于北派传销,北派限制人身自由,具有暴力行为,南派相反,更注重精神控制。京津冀都属于北派传销模式,但不都是‘蝶贝蕾’,而静海区几乎都是‘蝶贝蕾’。”他接的不少活,都是解救陷入“蝶贝蕾”的受害者。

  吃大锅饭的低端传销

  “传销分为南北两派,南派传销不怎么控制人身自由,传销者常回家拉人、拿钱,家人发现后就向我们求助,我们就到家去劝说。北派传销常控制人身自由,我们会被叫去现场解救,把人救出来后再给他反洗脑。”李旭介绍。

  北派传销属于低端传销,上当受骗的人年龄较小,层次比较低,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大学生占有很大的比例,条件简陋,“吃大锅饭、睡地铺、上大课。”这类传销分温和型和暴力型两类,但最终目的都是对受骗人员进行人身控制、消磨意志直到精神控制。

  何凯回忆,在传销组织窝点,大家6点起床,半个小时洗漱,吃过没有肉的饭菜后,要上一上午课:教授如何在网上发展下线。下午大家会一起打扑克牌,李文星也参与,但很少有表情。晚上和白天一模一样的课,要讲到晚上10点。何凯说,他们这个“家”是唯一不被打的,顶多饿一饿。

  李旭分析大学生容易受传销组织蛊惑的原因,就业压力大导致大学生求职心切,加上本身缺乏防范意识,传销组织对其比较容易诱导和洗脑。大部分独生子女受父母宠爱,传销组织人员也抓住了这个弱点,跟没有防备心的父母、亲戚大肆要钱。

  据王明信息,静海区的“蝶贝蕾”组织是2005年左右开始有的,“蝶贝蕾”对外称直销,主要以感情邀约,介绍工作为由,给出高薪来利诱,在受害者到来以后,以恐吓、威胁,甚至对其进行人身伤害,来控制受害者。入门费为2900元一套产品,每人可以购买1-30份,也可以拉下线。

  幸运逃出的何凯描述,他和李文星曾经被困的传销窝点——“蝶贝蕾”组织,等级森严。成员待的地方被称作“家”,接收求职简历和让员工面试的职位叫做“网上”,从最底层的“帅哥、美女”、新老板、小扛、大扛到大导五个级别,小扛才可以发展下线邀约新人,而一般能出去接人回“家”的都是高身价的小扛,他们在组织中投入大量自己的钱购买产品,不会跑。何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当时已经做到“小扛”了。

  就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家”,十几个人蜗居在一室一厅的平房里。空气浑浊,待在没有电扇空调的屋子里,不停地流汗。而李文星因为是新来的,洗澡都只能在别人的监视下洗冷水澡。

  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中国反传销资讯救助网站和中国反传销网社区上,曾经身陷传销囹圄的网友,纷纷披露其在“蝶贝蕾”传销组织的经历,洗脑式课程也被剖析出来。

  “蝶贝蕾”内部培训机制主要是“五级三阶制”和“三商法”。“五级三阶制”是一种奖金分配制度,起源于美国,目前这种奖金分配模式已被我国金融保险银行业广泛的引用。所谓的“三商法”是分析“以人为店铺,无店铺经营的多层次直销(即传销),是一种人员销售。但有不少非法分子将“五级三阶制”和“三商法”利用于传销活动,其制度本身并无好坏之分。

  “五级”是奖金制度的五个级别,即E级会员、D级推广员、C级培训员、B级代理员、A级代理商。

  “三阶”即加入者晋升的阶段 :

  1.从E级会员升为C级培训员为第一个阶段,当你人数达到当时就晋升。

  2.C级培训员升为B级代理员为第二个阶段,当你人数达到在下个月的一号晋升。

  3.B级代理员升为A级代理商为第三个阶段,当你人数达到也在下个月的一号晋升。

  “新朋友”在交纳2900元成为会员E级后,当你达到相应的点数后就会晋升相应的级别,个人不断发展人数,这样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呈几何级数倍增的形式壮大。

  非法传销人员鼓吹说这个制度是目前世界上最人性化的直销制度,对每一个加入者都是最公平的,最适合老百姓操作的制度。不论你有没有文化,从事什么职业,处在哪个阶层,只要你缴纳了2800-3900元不等的入会费,你就可以从事这个“暴富”的事业。并喧嚷成为A级代理商后,每个月的工资都有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

  “蝶贝蕾”培训人员称其赚的是60%的中间环节费,但是拉来的每个下线2900元的60%,挣的其实就是“自己人”的钱。工资的计算按照拉多少下线给多少钱,层层剥皮。

  警惕网上招聘和网恋

  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认为传销有三大特征:缴纳入门费或认购一定数额商品;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自己的下线投入都有自己的提成,层层返利;不管什么区域、场合、什么样的公司、什么样的产品,也不管是什么销售模式,

  只要存在这三特征就是传销。

  针对传销组织诈骗,李旭建议要加强防范,警惕网上招聘、网恋。要注意甄别真假信息。当对方以介绍工作或谈恋爱等理由把你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连正式的办公场所都没有,“恋爱对象”连份正式工作都没有,这时你可以基本确认已被骗入传销组织了。如果接下来你还被安排参加有关行业现象、分成规则、邀约新人的课程,那更加可以确认对方在从事传销。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手机还没被收走,要第一时间给朋友发定位信息,让其帮忙报警。如果运气不好,一来就被控制,要假装顺从,不当面拆穿和反抗,保全自身安全是首要的。因为传销人员图的是你的钱,以及将来利用你的社会关系给组织拉来新的下线,只要配合一段时间,你总会有机会逃离组织,哪怕身份证和钱被扣留,也可以通过报警或找当地人(传销组织一般不发展当地人)寻求帮助来解决。

  更重要的是保持清醒认识,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洗脑。一边是暴利诱惑,一边是周围群体无时无刻地渗透影响,缺乏社会经验又急于改变命运的大学毕业生,很容易被攻破心防。毕竟人性都有弱点,心理防线一旦被打开一个小缺口,欲望就会难以抑制。这需要我们平时就建立起一种常识,如果一份工作能让人短时间实现上百倍财富的增长,那不是抢就是骗,现实中绝无可能。

  曾经也是传销受害者的李旭通常会对传销人员进行反洗脑,以身相劝。但他表示“效果不大”。

  中国社会传销诈骗行为屡禁不止,李旭认为这与取证难、打击处理难、法律滞后三点有关,传销组织无公司、无产品、无实物,证据往往会不足。再加上传销人员已经被洗脑,执迷不悟,打击处理难。我国法律针对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规定门槛较高,难以指认。所以,很多人会抱着侥幸心理从事这一犯法活动。(中青)


责任编辑:游婕
相关搜索: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0条评论)
  • 全部评论
热门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Copyright © 2014-2019中国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介绍 |  电子媒体 |  城市消费维权网 |  全国打假网 |  记者名单 |  新闻吧广告刊例 |  报纸广告刊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