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消费网首页 | 中国消费者情绪指数 | 投诉吧 | 比较吧 | 点评吧 | 电子报纸
首页 > 新闻 > 消费要闻
“假结婚”变味抵押 北京车牌指标的“生意经” 2017-05-26 15:51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中国消费网  田珍祥 ︳ 我要分享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 田珍祥) 北京市今年第二轮小汽车摇号结果显示,个人普通小客车中签率创历史新低,仅为0.122%,相当于817个人抢一个指标。26岁的陈欣(化名)又没有中签,于是前往一家汽车4S店,为她租了3年的北京车牌续了约。相比往年,这张京F车牌每月的租金上涨了200元。

  随着2017年北京小客车指标总量和配置比例再创新低,办理租售北京车牌的中介遍地开花。近期,《中国消费者报》记者暗访调查发现,限购政策下的租售京牌生意异常红火,“假结婚过户”“抵押车辆产权”“到车管所备案”等花样百出。

  火爆的京牌生意

  陈欣已经租牌3年。像大多数人一样,陈欣在几年前就参加了北京机动车号牌摇号,但一直没有中签。3年前,北京市朝阳区一家汽车4S店给急于买车的陈欣出了一个主意:签一份北京车牌租赁协议,约定每月租金1100元,押金2万元,一次性交清,车牌归她使用。为了满足出行需要,陈欣无奈选择了租牌。此后,每年续约时,她都会收到4S店的涨价通知。今年年初,租金已经上涨到每月1500元。陈欣选择了接受,原因是“不想折腾”。

  “我知道这是违法的。”与不断上涨的租金相比,陈欣更担心租牌的法律风险。由于车辆登记在出租人名下,车辆的交易过户、投保理赔、补办证照等,都需要车牌出租人的身份证明,互联网上不时出现的相关案件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敏感,经常会担心出事。《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租牌的车主也像陈欣一样,一边抱怨疯狂上涨的租金,一边又因摇不到号舍不得放下这条途径。

  除了通过4S店租赁车牌,也有不少人通过中介租赁车牌。记者以“租车牌”为关键词在网上搜索,显示出多家从事京牌出租的中介。记者与不下10家中介联系,无论是线上线下,这些中介的说辞大多数如出一辙,即租车牌比较安全,根本不用担心。

  5月18日,在北京旧车市场二层的过户大厅,一名中介面对记者,警惕地四处打量后说自己不做车牌租赁,建议记者去问别人。而在此前记者观察的一个小时内,这名中介刚刚完成了两笔交易。在该市场从事汽车销售工作已经5年的小刘解释称,租牌“要有熟人介绍才行”。后经小刘介绍,刚才那名中介才跟记者谈起了价格,“年租1.2万元,押金5万元,车主配合办理买车等手续”。

  记者调查发现,不同于二手车市场个人中介的“单打独斗”,需求之下,自诩“正规军”的中介公司应运而生,并且生意红火。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名为“京牌通”公司的销售经理杨某称,每天都有很多人租牌签单,并向记者推销其正规性、合法性,“用指标人的身份去办理买车上牌业务,上完牌后,我们去车管所备案,办理车辆抵押登记,把登记在别人名下的车辆抵押到你的名下,用法律手段来保证租用期车辆的安全”。杨某说,公司的价格也是行业内的标准价,租用车牌一年1.3万元,两年2.4万元,5年5万元,并且有相应的押金。

  变味儿的车辆抵押

  1990年出生的赵海(化名),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一家车牌租售企业。近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来到这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建外SOHO西区11号楼的车牌租售企业,只见一间不足40平方米的房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多个工位,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办公室的入口的柜子上赫然放着几块“58同城”“汽车之家”“赶集网”的认证商家牌匾。

  “早几年没几个人做这个。”赵海说,2012年之后,生意才慢慢有了起色,原因之一是北京小客车指标总量和配置比例不断降低,大量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催生了租赁或买卖车牌指标的现象,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越来越多的人把北京车牌视为一笔资产,并开始想办法将它变现。

  北京市房山区出租车司机王玏(化名)家中有3个车牌指标,分别属于其父亲、妻子及女儿。在王玏看来,既然用不了这么多指标,不如把车牌租出去变现。他联系了两家中介,意外地发现,两家中介互相争抢,甚至不惜提高价格,这让他喜出望外。最终,赵海所在的中介出的价格,让王玏觉得“合适”。

  类似的抢生意的行为不断出现,甚至上演“谍战”好戏。赵海说,之前一家起步较晚的中介公司,为了快速抢占生意,派人到他们公司“卧底”,“套取我们的合同样式,我们讲解的‘话术’,价格模式、抵押方式等”。

  赵海介绍说,租车牌过程中宣称所谓的车管所备案,就是到车管所进行抵押登记,“在《机动车登记证书》上注明抵押权人姓名等,以保障实际购车租牌人的权益。我们提供《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车辆抵押借款合同》等5份协议,根据协议内容,要求出租方配合租牌方完成相关手续和事项”。

  记者了解到,在车管所进行抵押登记成为不少中介的宣传噱头,更成为规避风险的手段。

  “车牌一进一出,有抵押,双方没有风险,我们赚取差价,也就是中介费。”说起收入,赵海说,公司会按照40%的提成来计算,业绩越好收入越高,“我业绩比较好,算下来,一年收入近百万元”。

  赵海向记者出具了刚签下的十几单合同原件。记者看到,有几万元的短期出租合同,也有10万元以上的单子,甚至有一份京A车牌的假结婚转让合同,因车牌号属于靓号,价格高达83万元。

  荒唐的结婚过户

  除了租用车牌,另一种看似合法可行,并且指标可以过户在购买者名下的“结婚过户”模式,正成为获得京牌的捷径。在多家中介的介绍中,这种“结婚过户”都被当作受法律保护的“护身符”。

  根据《北京小客车数量调控规定实施细则》第三十三条,个人因婚姻、继承发生财产转移的已注册登记的小客车,有关机关依法办理转移登记。暗访中,多数经营租售车牌的中介公司,以此为途径,让京牌指标合法地转移到购买者名下。

  这一捷径荒诞不经,具体流程就是购买者先离婚,然后和有购车指标的人结婚,递交手续后完成车辆号牌转移变更,然后双方再去离婚。5月11日,5月20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跟随两家不同的中介公司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见证中介所说的“正规”“合法”途径。在民政局,一位1972年出生的北京男子,与一位要通过“结婚过户”的30多岁黑龙江女性“结婚”。而此前双方根本不认识,第一次见面就要完成照相、宣誓、领证等结婚手续。

  “不用担心,我们都有协议,双方也不在一起生活,有名无实,只是为了走一个流程。”中介人员说。在不同中介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有的仅是一张协议,有的则需要签署几份合同,结婚则有专门的合同,约定双方此次婚姻只是配合北京小客车购车指标更新,其间双方不得打扰对方生活等。

  “结婚过户”模式,除了需要当事人配合完成相应手续,价格方面也因为男女不同有所差异。“车牌吧”网站的销售中介说,价格的浮动,与户口、男女都有关系,如有北京户口的女性买方,结婚过户需要10万元,外地户籍的男性买方,则要13万元。

  在这名销售人员的微信朋友圈中,充斥着大量结婚过户的信息,如“新到北京男,结婚过户转让,京Axxxx”等。按照他的说法,可以闪婚闪离,所有的流程都合法合规,受法律保护,近两周公司就签下10多单假结婚过户的合同。

  5月19日,完成假结婚过户所有手续的江女士说,她心里也不舒服,甚至觉得这样荒唐可笑,“这也是政策所逼”。当天下午,急于结束这场“婚姻”的江女士打电话督促中介,让指标转让人下午去民政局办理离婚。“一刻也不想耽误。”打电话的过程中,江女士眉头紧皱,语气急促。

  为了获得一张北京车牌,这样的假结婚“交易”每天还在不断上演。

  法律解读

  合同约定违法

  法律不予保护

  如何看待租赁车牌?假结婚方式获取小客车指标违反哪些规定?《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法官窦振京。

  窦振京说,关于租赁车牌号指标,即借名买车的情形,因指标使用人和指标所有人签订的协议违反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三条和《合同法》第七条,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指标所有人与第三人签订的协议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会被认定为无效,协议中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亦不受法律保护。

  另外,“车户分离”对于指标使用人来说,可能存在其购买的车辆被车辆登记所有人设定抵押的情形,影响车辆的使用,还可能存在当车辆登记所有人与他人涉及债务纠纷作为被申请执行人时,申请人申请执行登记在其名下的小客车,此时,车辆实际所有人只有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对车辆进行确权,以保证该车辆不被执行。

  窦振京说,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结婚并无真假之分,只要男女双方履行了结婚登记的程序,则产生结婚的法律效力。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获取小客车指标的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取得机动车登记许可证的规定,一旦被交管部门发现则小客车指标将会被收缴,相应地驾照也将被撤销。假结婚方式取得小客车指标的行为,不仅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而且还会被认定以合法行为掩盖非法目的。双方签订的协议也可能会被认定无效。

  再者,假结婚后再办理离婚的时候,仍旧存在一定的风险。离婚的时候,如果一方以各种理由拖延不办理离婚,势必会影响到另一方的生活。如果双方在假结婚之前没有将财产约定清楚,离婚的时候可能还涉及的财产分割的问题,由此引发的纠纷将会给双方带来诸多困扰。(田珍祥)

责任编辑:覃辉
相关搜索:
分享到: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0条评论)
  • 全部评论
热门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Copyright © 2014-2019中国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介绍 |  电子媒体 |  城市消费维权网 |  全国打假网 |  记者名单 |  新闻吧广告刊例 |  报纸广告刊例 |